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对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七点观察

  原标题:张明:对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七点观察

  1、“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同时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强。”

  “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从中期来看,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短期来看,“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两个“前所未有”是2020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判断)。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对环境的判断较为严峻,尤其是对外部环境的判断。从短期来看,要继续抓好“六稳”和“六保”。从中期来看,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请注意,这一提法代表了中国政府对中期内外部环境的预期,在这种情况下要加快形成更多依赖内需驱动的经济增长格局。从这一角度而言,今年4月出台的《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意见》非常重要,因为要素价格市场化与自由流动乃是塑造国内统一大市场、促进国内大循环的前提条件。

  2、“坚持结构调整的战略方向,更多依靠科技创新,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

  宏观政策不要期待大水漫灌,即使外部环境继续恶化,逆周期政策实施的目的仍是同时兼顾稳增长与防风险。这一句话提到更多依靠科技创新,凸显了未来中国政府通过科技创新来提振劳动生产率与全要素生产率的迫切希望。

  3、“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大力保护和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这一点与笔者对第一点的解读一脉相承。在外部环境不确定性高企的背景下,对中国这样的大国而言,如果能够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深化国内市场、持续扩大内需,就能够在一定程度内对冲外部环境恶化、外需萎缩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但要扩大内需,必须“大力保护和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笔者认为,这里的市场主体,更加强调中小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可以用“56789”来概括,也即贡献了50%的财政收入、60%的GDP与投资增长、70%的技术创新、80%的城镇就业以及90%的城镇新增就业。只要保障中小民营企业能够持续发展壮大,才能真正扩大内需,促进国内大循环。

  4、“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注重实效。要保障重大项目建设资金,注重质量和效益。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要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要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

  这一点是对未来一段时期内财政货币政策的期望。从表述来看,财政政策取向要更加积极,货币政策操作要更加灵活。这与今年两会的宏观

  货币政策依然强调两点,一是要继续降低综合融资成本(这意味着未来会有新的降准与降息),二是要确保货币政策的结构性功能(确保资金重点流向制造业与中小微企业)。值得注意的是,货币政策发挥结构性功能未来也会面临一系列成本,例如银行体系可能出现新一轮不良贷款。如何兼顾融资方与银行双方的收益与风险,操作中很难掌握平衡。

  5、“要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深入推进重大区域发展战略,加快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实施步伐。要以新型城镇化带动投资和消费需求,推动城市群、都市圈一体化发展体制机制创新。”

  笔者认为,在未来五年至十年内,新一轮区域经济一体化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如果放开要素价格市场化与自由流动,那么要素将会根据市场供求与潜在回报进行聚集,这会带来新一轮高水平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区域经济一体化与都市圈、城市群建设其实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要促进新一轮区域经济一体化,就必须摒弃全国一碗水端平的思想,还是要放手让有潜力高速增长的区域先增长起来,之后再通过人口自由流动以及跨区域转移支付来实现全国范围内人均收入的大致均衡,而不是人为遏制要素聚集,否则只会造成低水平的均衡。

  6、“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在今年4月与7月的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均重申了房住不炒的重要性。前段时间深圳房地产价格上涨较快,很快就迎来了史上最严厉的调控政策。在国内外环境不确定性较强、中国经济依然面临较大下行压力的情况下,重申房住不炒,表达了建立房地产市场长效调控机制的坚定决心。中国房地产市场在2003年至2018年狂飙突进式增长的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房地产将回归到一个利润率正常的行业,房地产投资将回归到一个投资回报率正常的投资选择。中国房地产市场未来将会迎来不同城市之间房价分化加剧与房地产行业市场集中度提升的两大趋势。

  7、“采取有效措施缓解疫情对青年人就业影响,强化外出农民工就业服务,引导返乡农民工就近就业。”

  就业问题是今年中国经济政策的重中之重。“六稳”与“六保”的唯一交集就是就业。2020年就业主要有两大重点群体,一是应届大学、大专、高职毕业生达到历史峰值,二是服务业受疫情冲击后将会释放出较大规模的农民工。本次政治局会议针对这两个群体均提出要采取有效措施来促进新增就业。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尹悦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uerwoodley.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